李彦宏被浇水事件:为何说天下忍百度久矣?

  今日上午,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,正在台上演讲的李彦宏被突然冲上讲台的男子浇湿全身。

  百度和李彦宏的是非最近确实很多,“浇水事件”更是将这些非议暴露无遗。从很多网友们“幸灾乐祸”的态度就可以看出,“天下忍百度久矣”。

  从魏则西事件开始,百度的医疗广告、竞价排名就一直饱受诟病,当时包括李彦宏自己宣布将彻底改变。但是3年过去了,人们发现“百度还是那个百度”。

  浇水事件也让大会本身的主题“AI”显得不那么重要,这就犹如百度对AI战略的摇摆。从引进陆奇宣布All in AI,到李彦宏否认说过All in AI;再到今年一季报首亏、股价大跌、向海龙离职,李彦宏再次重视AI战略。

  外界对李彦宏的印象肯定取决于百度做了什么、他能否改变百度,如果百度还是那个百度,那么李彦宏也就将和“作恶”永远绑定在一起。

  上午10时许,李彦宏穿着印有百度logo的白衬衫,帅气地站在讲台中央,向台下上千观众演示智能硬件小度的最新功能。

  突然,一名戴着胸牌的观众冲上讲台,将一瓶矿泉水对准李彦宏的脑袋,垂直的自上而下浇下来。

  整个过程不过10秒。李彦宏在震惊之余发问“what’s your problem?”调整状态后继续演讲,并表示:在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,但是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,AI会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。坚持完成演讲后方才到场外换新衣,再次返回会场。

  事发突然,台下观众一度陷入沉默,随后会场有观众喊出“李彦宏加油。”为其加油打气。

  随后百度官方在微博回应此事件,称:“今天AI开发者大会上,有人给AI‘泼冷水’。我们想说,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,但我们前行的决心不会改变。”

  事件备受网络舆论关注,不少网友通过现场“泼水”时的截图对比,认为泼水者与网络红人张全蛋长相颇为相似,引得张全蛋工作室发“声明”否认。

  在爆料下,泼水者“现身”微博。鞭牛士查询发现,一个名为“直男上树”的微博账号,曾发布乘车进京、随工作人员率先混入会场以及上台前的一系列动态。可以说,该微博全程直播了提前踩点、混入会场、上台泼水的全过程。

  最新一条微博为今日9点40分,“我准备上去了”,配图为大会现场背景下的一瓶矿泉水。

  从其在微博公布的邀请短信以及火车票信息可以看出,泼水男子名为程冠旗,来自山西运城。

  随后,“直男上树”的微博登上热搜榜,备受关注,粉丝从95人涨至超过2万人。但截至发稿,该用户发布的几条关于大会的微博显示“暂时无权查看”,且在微博页面也无法查看相关内容。

  鞭牛士在现场看到,被浇水的李彦宏先是楞了一下,但没有被激怒,很温和的回了一句“What’s your problem?”

  李彦宏的反应赢得了现场的掌声,也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舆论的同情。但相比几年前,百度的口碑无疑正江河日下,李彦宏也频繁被指责,此次被浇水仅仅是一个导火索而已。

  今年4月底,中国工程院公布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,李彦宏赫然在列。这遭到了舆论的集体质疑,有好事者做了网络调查,93%投反对票。最后中国工程院公布的正式名单中李彦宏落选。

  百度被骂的最多的就是医疗广告竞价排名了,从魏则西事件至今,在外界看来似乎一直没有改进。

  2016年在舆论重压之下,百度宣布对全部医疗类机构的资质进行了重新审核,对 2518家医疗机构、1.26 亿条推广信息做了下线处理。还保证:今后医疗类的广告不参与到百度的竞价排名中。

  但是目前在百度上搜索关键词,仍然会出现大量的医疗广告。鞭牛士搜索“祛痘”关键词,前面四条都是广告。

  除了医疗领域外,在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事情上,百度也采取了同样的竞价排名。

  此前,鞭牛士发现,在百度搜索关键字“教师资格证”,首页显示的搜索结果排在前端的均为广告内容,中小学教师资格证考试官方网站中国教育考试网排在五个广告后。

  今年6月,山西招考中心发布公告,考生在网上填报志愿时,切记不要使用搜索引擎来搜索网上填报志愿系统网页,否则可能误入其他网站,使自己填报的志愿信息无效,并造成考生密码等个人信息泄露的不良后果。

  据AI财经社报道,在百度上搜索“高考志愿”、“志愿填报”等字样,搜索结果的最上方是百度自家小程序“高考加油”的大幅广告,广告语是“百度APP,高考助攻神器,备考,估分,填志愿一个就够了!”

  此外,在搜索结果中可以看到,百度为多家志愿填报机构保留了广告位,除与“高考加油”有相关合作的“优志愿”以外,还有主打专家推荐志愿的“优择校”和主打大数据智能填报的“子有高考”等类似机构。

  靠着竞价排名,百度真的是躺着赚钱;但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,百度的搜索入口垄断地位被各类APP大肆分食,百度的业绩最近几年也每况愈下。

  今年5月份,百度公布了一季报,自上市以来出现首亏,净亏损为人民币3.27亿元(约4900万美元)。

  在搜索广告业务上,曾有传言称陆奇想要取消以医疗为代表的某些垂直领域广告,因为这些广告虽然收入很高但特别影响百度的品牌,而因此与搜索业务同事产生分歧,甚至与向海龙存在芥蒂,陆奇因此离开。

  但有接近百度的人士向鞭牛士表示,“取消医疗广告是李彦宏不同意,而非向海龙不同意。”李彦宏也曾在《财经》的专访中表示:“最近又有公司内部员工来问我,我们的使命应不应该改成让人们获得最真实的信息?我的回答是,我们的使命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,我们并没有对这个信息下一个限定词。”

  可以说如果百度离不开医疗广告、离不开竞价排名。作为百度掌门人的李彦宏,将始终和“作恶”牵扯在一起。

  李彦宏曾经也起了改革的心思,引进陆奇,押注AI,但不知何故后来陆奇离职,李彦宏也对外表态:“我从没有说过All in AI。”

  不过今年5月份公布业绩首亏的同时,一直主导百度竞价排名的二号人物向海龙宣告辞职。李彦宏似乎下定决心内部革新,也开始再次重视AI业务。

  每年的AI开发者大会,都是百度对外公布其AI领域进展、展示搭建的AI生态的重要窗口。只不过今年的 “泼水”事件更引发公众情绪和讨论,掩盖了大会的声音。

  事实上,本届大会公布百度大脑迎来5.0版本升级,不仅包含核心算法层的技术突破,还公布了端到端适配的AI计算架构,实现了AI算法、计算架构与应用场景的融合创新,升级成赋能产业智能化、软硬件一体的AI大生产平台。同时公布了百度对话式AI操作系统小度助手(DuerOS)的一组数据:截止到2019年6月,小度助手激活设备量超4亿台,月交互次数超36亿。并发布包含行业领先的全双工免唤醒能力的升级5.0版本的小度助手。

  百度还发布了为远场语音交互打造的芯片“鸿鹄”,可以适配车载语音交互与智能家居等场景。百度飞桨与华为麒麟芯片也宣布将进行深度对接。

  从奠定“基业”的互联网搜索,到备受青睐的o2o业务,如今百度的护城河被认为是AI及无人驾驶。公开资料显示,百度AI平台架构由百度大脑和百度云共同组成,包含Cloud、BigData、算法层、感知层、认知层、平台层。

  百度对AI策略的重视体现在对需要大量前期研发投入的项目的“大方斥资”,有数据显示,为构建国内最具规模的人工智能大脑,百度研发支出超过100亿。

  有消息称,在陆奇“All in AI”的指引下,百度战略投资主要分为四个投资小组,主要围绕度秘、阿波罗无人车、泛AI以及其他智能硬件部来做投资。

  但重投入却也不敌人才流失,百度研究院的核心团队在此前后陆续离职,2017年3月22日,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职,同年9月,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离职。

  虽然入局早,但硬件实力薄弱,百度AI的每一步借由硬件入口进行商业变现都有些许迟缓。语音交互几乎是AI入局巨头必争之地,虽然百度凭借语音交互技术获MITTechnologyReview2016年十大突破技术荣誉。但在亚马逊、京东、阿里在2016年通过推出智能家居音响作为入口来推进语音系统的使用后,2017年百度才推出自己的智能音箱raven H,定价1699元也颇受市场争议。

  raven H是百度并购渡鸦后(现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)于2017年11月发布的硬件产品。收购渡鸦时,陆奇曾表示“收购渡鸦对于奠定百度智能交互平台的领先优势,以及打造软硬件一体化的核心竞争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。”

  但陆奇在2018年曾表示,渡鸦的收购太过草率,很多(收购)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。

  目前看来,李彦宏对AI战略的摇摆不定,导致百度浪费了AI业务的领先地位,搜索广告不行后,百度靠什么去支撑业绩?同时,面对骂声和质疑声,外界并没有看到李彦宏的正面回应。

  浇水男子离开舞台后很快被安保人员控制,外界无法知晓他泼水的动机,但只要百度“作恶”的口碑没变,李彦宏身上承担的非议将会越来越多。